2007年2月17日 星期六

我的lomo回顧展之truck drivers

這要從www.lomochacha.com還沒從地球上消失之前說起。

話說幾年前的夏天,在打包家當準備另一次的遷徙時,赫然發現一疊被我當作CD防震棉的破報,封面寫著"蘇聯"、"樂摸"、"just shoot don't think"、和一台奇怪的四眼玩具相機;因為年輕時為了寫一篇共產主義的報告,在圖書館翻了一些書,發現理想的共產主義的美好,從此對共產主義的觀感由邪惡懼怕變成美好友善,這份觀感也讓我對蘇聯的任何事物充滿飢渴的好奇心。

(那份破報的封面到底有沒有是不是寫著蘇聯、樂摸、just shoot don't think,其實完全不敢掛保證,因為畢竟是幾年前夏天的事了)

帶著那份飢渴的好奇心讀了破報,好奇心轉移到那台可愛的四眼相機,上網查了資料。僅管對它十分地飢渴又好奇,但由於Lomo LC-A的定價對當時的我實在太高,所以先敗了Action Sampler透明版。

因為碰Action Sampler前,幾乎沒碰過相機,加上Action Sampler是塑膠產品,因此在值得紀念的第一捲拍照過程中,完全無知地將捲片軸往反方向捲,最後把捲片軸捲斷了。

幸好www.lomochacha.com說在保固期內相機壞了可以拿給他們修或換新的,所以我就直搗安和路樂摸總部;我完全忘了送修的尷尬情景了,甚至忘了對方是男是女有幾人,只記得對方把玩了受傷的Action Sampler一陣後,說它沒救了,可以換新的,不過現場沒有透明版,只有牛奶版,問我要嗎?雖然我知道2者的差異只在外殼,但能在短時間玩到2款Action Sampler,也算好事,所以我就換到一台Action Sampler牛奶殼版。

用Action Sampler拍了幾捲照片後,因為不滿足於它並無法呈現出破報中所說的王家衛電影風格,因此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像墮落天使的黎明坐著公車去殺人一樣,我坐著公車到誠品敦南,敗了一台Lomo LC-A。

之後我再也沒有碰過牛奶Action Sampler。

而且我還敗了Fed 5C、Holga 120、Colorsplash Flash。

在2年多歲月裡拍了二十幾捲底片;之後因為經濟因素加上買了DC,my lomo fever STOP!!

but my lomo spirit STILL!!

just shoot don't think的精神運用在DC上完全不必考量經濟因素;而為了讓照片保有lomo風格,我還特意選了一款拍出的照片四周容易產生暗角的DC,並設定成易手震模式。

到現在,照片有沒有lomo風對我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

I shot, I had fun.


P.S.

www.lomochacha.com從地球上消失,導致我以前上傳的照片隨著它一江春水向東流;雖然我有照片的原始光碟,但以前的分類法幾乎忘光,比較有印象之一的就是【卡車司機篇】

67260014


67260015


67260016


67260017


67260018


67260023




【卡車司機篇】拍攝地點在來回南北的客運上。Aloha客運的司機開車十分遵守交通規則,所以經常被其它車輛超車;這些卡車司機大部份都是超越Aloha的瞬間被我拍下滴。




為了寫此篇,造訪荒廢許久之地(my lomo home),發現荒廢許久的人事物藉由照片變成個人回憶網路化的奇怪產物,而一切像在參觀某個跟我無關的人的記憶,人事物產生的情感藉由照片凍結在事發當時,而我就像被拋下火車的旅人一般離急駛而去的回憶火車越來越遠,踏著塵土飛揚的黃土地,這裡是所謂現在的地方。

所以愛上拍照前的我果然是明智的;學賭神不留下一張照片的好處是,回憶不會像大肚子的前女友一樣某天突然造訪宣稱孩子是你的。

拍人以外的東西就已經夠回憶的了,還拍人幹嘛,真要命。喂喂喂!我要消除我的回憶!金凱瑞,忘情診所的電話是幾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