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4日 星期日

皮條客的試煉The Trial of the Pimp

閒來無事,走在路上,太陽太大,找棵大樹,躲在樹下,綠蔭微風,好不快活。一個頭綁黑人辮子頭、皮膚黝黑的墨鏡男走到樹下納涼,遞了一根冰棒過來,並說:「好熱的天」接過冰棒,道過謝後,說:「聽說是全球暖化」辮子頭虛應兩聲,默默吃冰。沒多久,辮子頭瞅著瞧了一陣,說:「你有當皮條客的本錢」心頭一驚,回說:「此話何解」辮子頭說:「兄台長著一臉斯文樣,白白淨淨,美眉最沒防備type」我盯著他一陣作為回答。辮子頭察覺,說:「皮條客這行,已有我這種type,當然要找尋another type」辮子頭遞來一張紙條,上頭草寫一個電話號碼,說:「當你通過試煉,打電話給我」辮子頭口中的試煉,就是傳說中皮條客的試煉。

皮條客的試煉就是,找自己熟悉的女性友人,利用言語,說服其加入成為你的女人。

隔天,藉故去找小花。到她租屋處,按電鈴,開門是她室友,只著胸罩和熱褲的她,一副奶子被看光光也無所謂的模樣說:「小花出去一下,叫你到房裡等她」開門進去,發現另一個室友,同樣只著胸罩和熱褲,同樣無所謂的模樣說:「是你阿,來得正好,幫我看一下」她正借用小花的電腦瀏覽之前外拍的照片。

試煉開始。

「每次來找小花,幾乎都見著妳,還沒請教芳名」

「叫我小花就行了」

「妳也叫小花」

「不喜歡嗎,那叫我愛麗絲好了」

(無所謂喜不喜歡......)

「你說什麼」

「沒有啦,愛麗絲不錯啊」

愛麗絲見我頻頻拭汗,說:「熱的話可以脫衣服,我不介意」我心裡想的是,我也想脫啊,只怕脫了以後會失控,嘴裡說的是:「為何不開冷氣,電腦好像一直在發燙」愛麗絲笑笑說:「我看是你在發燙吧,小花說,只有在兩種時刻才能開冷氣,一種是睡覺時,一種是做愛時,你想睡了嗎」不等我回答,愛麗絲的讀心術讀出我的心思,說:「你想的是另一種吧」露出奸笑。

耳中傳來辮子頭的告誡:「千萬不能和目標發生關係,否則試煉就算失敗了」腦中傳來愛麗絲和我裸體交纏的春宮畫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