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6日 星期日

重力小丑與親切金子an eye for an eye, a tooth for a tooth


重力小丑中,伊坂幸太郎用短篇小說的寫作形式隨性切割章節長度,加上初登場就攫取眾人目光、言行永遠青春叛逆的主角之一,讓故事像即興演奏的爵士樂般行雲流水、輕盈躍然於紙上。

伊坂幸太郎破格的筆法讓此書無法輕易歸類為推理小說;應該說,輕易將它視為推理小說是一項草率、不負責任的行為,如同書中一再強調的觀念:切勿從外表評斷一個人,因為那通常是錯的

藉由書中角色間的對話(特別是兩兄弟間關於罪與罰的討論),伊坂在字裡行間透露相對於受害者而言、法律似乎過於善待某些犯罪者的不滿。人權固然重要,若是法律無法有效制裁毫無悔意的罪犯,那等同於給受害者或遺族二次、三次傷害。在一鬆一緊、一寬一嚴的對話激盪下,主角之一認為適用無悔意罪犯的最佳手段應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亦即,強暴犯享受被強暴的滋味,開車意外撞死人被人開車意外撞死,砍了十人的加害者享用十倍被砍的痛苦。

如此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制裁罪犯的哲學讓我想起朴贊旭親切金子Sympathy for Lady Vengeance。電影中,原是冰雪冷酷的復仇女神金子,因為發現犯罪者更多的罪孽,進而成為復仇仲介員,一場凌遲罪犯大派對頓時開催,參加者是其它受害者的遺族們。讓原本該是一槍斃命的罪犯多享受了十倍之餘的痛苦而後死去。

復仇過程中,罪犯流的被巧妙的收集起來;掩埋屍體後,金子烘焙了一個如鮮血般艷麗血紅的蛋糕讓眾遺族們享用。朴贊旭暗示性的拍攝手法充滿黑色幽默,讓人很難不去臆測其中的關聯。

毫無疑問,在重力小丑或親切金子中,給予毫無悔意的罪犯適切的制裁是對亡者應有的基本尊重。


圖片來源:

開眼的親切金子

獨步的重力小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