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2日 星期三

LOTTE哈維特HARVEST黑豆芝麻麥餅的人生啟示


LOTTE哈維特HARVEST黑豆芝麻麥餅,成份有小麥、黑芝麻、黑豆,是大自然的恩惠,養生黑豆芝麻,簡單沒有負擔,美好的一天從此刻開始。實際品嘗後,果真如盒上所言:每一口都充滿黑豆和芝麻的香氣,十分美味。

盒裝封面印錯了,這不是莫內Monet的作品,而是米勒Millet Jean Francois(1814-1875)在1857年的名作拾穗者Les Gleanuses Salon (The Gleaners),此畫描繪三位農婦在一片金黃色的麥田中撿拾收割後的麥穗,金黃的光線賦予畫中人物一種崇高的意象,讓農婦產生如同英雄史詩般的角色形象。

米勒經由畫作,穿越時空,到達我家附近一家便利商店的一盒餅乾上,讓每個吃這盒餅乾的男女老幼憶起或初識米勒。米勒的人生此刻躍升於時間的洪流之上,閃爍著屬於自己身為人類的意義。任何一個經由買這盒餅乾、看到米勒的拾穗者而受到啟發,決定投入繪畫(或其它創作活動)行列的人們,將有機會證明自己活著的意義。


我從一盒餅乾找到身為人類的意義,想與Kaoru分享,沒想到Kaoru說:

身為人類的意義?那是什麼?人活著不就是多吃點美食、多點性交活動、試著活久一點,然後再多吃點美食、再多點性交活動、再試著活久一點,這不就是活著的意義嗎?

我反駁:

這種意義和獅子、老虎活著的意義有什麼不同?

Kaoru說:

沒什麼不同啊!為什麼人類老是那麼自大,自以為異於萬物、優於萬物?和獅子、老虎擁有相同的生活意義沒什麼不好啊!

我:

身為人類應該以縮小貧富差距、減少他人的不幸、幫助受苦受難的普羅大眾為目標而活,這種人生才有意義。

Kaoru:

為什麼?為什麼不能自私自利?為什麼要在意其它人?道德意識充其量不過是大腦中傳遞的電子訊號罷了,和戀愛的感覺一樣只是錯覺,吃塊巧克力就可以取代的東西,如此虛幻之事其實是人類自找的麻煩。

我:

如果每個人都像你一樣,人類還有希望嗎?

Kaoru:

希望也是人類發明的蠢事之一。

我:

你為什麼不去死一死?

Kaoru:

我會的,你也會,大家都會死,人的一生就是一段死的旅程,所以別太自以為是。


我必須承認我同意Kaoru的話,即使他住在療養院。他之所以住在療養院是因為一次和心理醫生面談的時間他遲到五分鐘。他之所以遲到是因為他去找砂石車司機學開砂石車。他之所以去學開砂石車是因為他打算開著砂石車到西門徒步區衝撞輾壓青春肉體。心理醫生問他:

衝撞輾壓青春肉體是一種修辭學上的說法嗎?

Kaoru:修辭學?

心理醫生:我的意思是你想要和年輕女性發生性行為嗎?

Kaoru:不不不,像舖柏油路,只是我用的是砂石車,地上舖的是西門町的青春肉體,或者說是輪下亡魂,被砂石車的巨輪輾過後應該會變成血肉模糊的肉片,像涮涮鍋的肉片舖在西門徒步區,嗯,……所以我才會遲到五分鐘,抱歉醫生,你剛才的問題是什麼?

後來Kaoru就被送到療養院。

我帶著一盒LOTTE哈維特HARVEST黑豆芝麻麥餅去探視Kaoru,他在療養院過著如魚得水的日子,自覺是裡面唯一正常的人,所以在樓梯間和好幾個護士搞了起來,以證明他是正常的,瘋的是那些護士。


有關米勒:

米勒的拾穗者

這位沒被時間洪流沖走的人類米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