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7日 星期三

夢十夜外一夜graveyard of love海上文殊誰的墓

最近讀了夏目漱石夢十夜,在第二夜裡面提到一幅畫軸名為海上文殊,書上解釋是指畫有文殊菩薩騎著獅子乘雲渡海的圖像。我對騎著獅子的菩薩很有畫面,於是就畫下這張圖、加上photoshop文字。

夢十夜之後是名為永晝小品的單元,裡頭有一篇名為貓之墓的文章,內容敘述一隻家貓因為上了年紀加上某些原因不太親近主人一家,由於貓是獨立自主的動物,因此家裡其它成員不以為意。後來貓死了,妻子叫丈夫在方形墓牌上寫些什麼,丈夫就在墓牌上寫著貓之墓,背面寫著葬身埋此下,閃電交加夜驚魂,從此不得見的俳句,將貓下葬在後院。家裡小孩在墓牌兩邊放上玻璃瓶、插上花,把盛了水的茶杯供在墓前;在貓的忌日時,妻子也會盛碗舖上柴魚片的白飯供在墓前。

愛貓之情溢於言表,我想起家犬球球。

那是發生在柯羅莎颱風登陸前夕,窗外狂風暴雨不止,原先預設的音樂完全被掩蓋,索性關掉,讓風雨聲成為背景音樂。躺在床上翻看夏目漱石的夢十夜,看著書上一段段詭異綺麗的夢境,迷幻奇異有如嗑藥後的幻覺,讓在下十分羨慕夏目漱石,羨慕大師能夠將夢作得如此迷幻還有餘力設法記住不忘起床後拿起紙筆化作文章。

讀到永晝小品的貓之墓時,窗外風雨暫歇,頓時一片寧靜,門外卻傳來微弱的誦經聲,拿起鬧鐘湊近一瞧,時值不祥的夜半三時二刻過三分,想起舊時在補習班聽過一位為人師表者述說一則關於夜半三時二刻過三分的靈異傳說,霎時尿急了起來,所有的靈異故事、恐怖電影一定會演到的橋段一股腦兒全上演,在下又驚又喜想著––見鬼了?––開門去廁所小解。經過客廳,誦經聲變大聲,往聲音方向看去,地上蓋著一塊白布,白布微微突起,看不見白布底下所蓋何物。小解完畢,又經過客廳,誦經聲依舊,忽然傳來屍體腐敗味,似是從白布底下散發而出,在下匆匆奔回房,鎖上門想著––狗死了?所以誦經超渡?火葬後裝骨灰的罈子前需要擺個方形墓牌嗎?在下該在墓牌上寫著犬之墓,背面寫著葬身颱風夜,狂風暴雨加閃電,從此不得見?––整夜想著家犬的後事,失眠又痛哭,狂風暴雨之中不知不覺昏睡過去……

所幸只是颱風夜的迷幻夢境,不過我認真思考著家犬的未來,想像摯愛之死真是世間最苦之事之一,比自殺還難過,僅次於摯愛真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