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4日 星期三

我的彩虹女神rainbow song


我站在百老匯下,陽光在架高的快速道路和水泥樓房之間透射而下,說陽光太偉大,那頂多是照亮雲層的灰色調,反射出城市和人民刻意隱藏的憂鬱。隨綠燈穿行的路人之中有無表情的機器人,嬉鬧的精神病患,抱很緊如同屁眼和黏在屁眼上的屎的關係的情侶,穿越馬路如同在玩兩人三腳,男人在女人厚重的冬衣下上下其手,淫穢的神情讓我頭暈目眩,經過面前抓緊時機往女人冬衣下半裸的豐乳嘔吐午餐,消化一半的午餐溶於胃液從乳溝緩緩流下,流經男人搓揉女人乳頭的食指和拇指,淫穢表情轉為嫌惡,男人快速抽出手往女人冬衣上擦拭,女人發出尖叫,男人怒視著向我衝來,我往後跑兩步發現鞋帶鬆了,蹲下繫鞋帶,男人煞車不及被我絆倒,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往下坡路段飛去,撞破施工圍籬,掉到下水道濺起的水花在空中形成0.57秒的彩虹,女人追向前去,在施工洞口邊緣大聲呼喊––你沒事吧?你沒事吧?––驚嚇過度的重覆尖聲像魔咒迴盪在灰色的憂鬱巷弄,女人曲著發出酸臭的身子露出翹起的豐臀呼喚著剛綁好鞋帶的腳,我邁步向前,口中喃喃自語––屎不該死黏在屁眼上…下去吧––一腳將女人踹下洞裡。


為了替下個目標準備
填補嘔吐完胃裡的空缺
我決定回到那間速食店
再度和美麗的收銀員見面
望著她的雙眼
如同望著涉世未深的青春
和4°C的美


第三種女人
林葦茹RuRu
O型射手座
33/24/35
凱渥model
RuRu在TVBS的部落格相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