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7日 星期日

心愛的萬用書籍露絲韋津利Ruth Wajnryb的髒話文化史Language Most FOUL

髒話文化史Language Most FOUL除了是最適舒壓書籍,它還功用多多……

為了拯救基測18分就有大學讀而被污名化為教育程度低落的莘莘學子,本書用幽默風趣的方式提供一場淺顯易懂的英文文法盛宴,來自麥克瑞學習辭典Macquarie Learner's Dictionary

Oh you've gone and fucked it now!「這下你幹他媽可把事情搞砸了!」(限定動詞)

Stop fucking around. We've got to get this job done!「別幹他媽鬼混了,我們得把這差事做完!」(動名詞)

Try not to fuck up this time!「這次別幹他媽的砸鍋了!」(不定詞)

Don't fuck with me mate!「幹他媽的少惹我,老兄!」(否定命令)

Get the fuck out of here!「幹他媽的給我滾!」(名詞)

That's fucking ridiculous!「這太幹他媽離譜了!」(副詞)

Fuck! That's a big dog!「幹!好一隻大狗!」(驚嘆詞)


相信就算你真的程度低落、目不識丁也能輕易學會!!!


同時,本書讓你從經典電影裡頭學英文:

藍絲絨Blue Velvet丹尼斯哈柏Dennis Hopper的角色說:You fucking fuck, fuck you「幹他媽的你這幹傢伙,幹你」(分別為形容詞、名詞、動詞)


從經典文學裡頭學英文:

馮內果Kurt Vonnegut第五號屠宰場Slaughterhouse Five保羅拉薩羅Paul Lazzaro有名的勸告:Go take a flying fuck at the moon「就去摘那幹他媽的它的月亮啊!」(名詞)


屄的定義辭典沒有嗎?沒關係,本書讓你從經典文學裡頭知曉屄是什麼:

D.H.勞倫斯D.H. Lawrence查泰萊夫人的情人Lady Chatterley's Lover中:

「屄是什麼?」她說。
「她不知道嗎?屄!就是妳下面那兒,我進去那兒時得到的東西,那就是它,整個兒的。」
「整個兒的。」她逗他。「屄!那就是跟幹一樣囉。」
「不對,不對!幹只是做那檔事。動物也會幹。但屄不只是那樣……」


衛蘭楊遭阻的情慾Eros Denied一書中引用以下這段出自澳洲Montagu, 2001: 314-15的話:

一天早上,天氣幹他媽的好,幹他媽的陽光普照,我走在一條幹他媽的鄉間小路,遇見一個幹他媽的女孩。她真是幹他媽的可愛,所以我們幹他媽的聊起來,我跟她來到一片幹他媽的原野,翻過一道幹他媽的圍欄,然後我們性交。


我覺得整段話都在鋪陳最後的性交/幹,可以說用了一長串的文字在形容性交/幹,彷彿利用倒裝句在描述性交/幹的激烈。用蹩腳的英文翻譯就是:

One morning, the weather's fucking sunny and shining,
I walked on a fucking country road and met a fucking girl.
She's really fucking cute, so we fucking chat.
We went to a fucking wilderness, climbed over a fucking fence, and then we fuck.

好有節奏感,像詩又像饒舌歌詞。


書中一則老笑話:

一個男人剛聽說他最好的朋友跟他太太有染。那晚他在酒館喝得大醉,說:「我幹他媽的要殺了那個幹他媽的傢伙。幹他媽的王八蛋怎麼敢跟我幹他媽的老婆性交?」


好像繞口令。用蹩腳的英文翻譯如下:

I'm gonna fucking kill that fucking guy.
How dare that fucking bastard fuck with my fucking wife?

有押韻。


一句名言:

杜林Dooling:拉屎是一種沒有目的的純粹幸福––直到我們的父母帶著他們的敵意看法插手干預。


有趣研究:

研究指出,美國男孩習慣將食物與排泄物加以連結,因此他們把腹瀉說成亂噴巧克力醬



髒話文化史的後半部探討語言禁忌,比較不同語言之間的咒罵方式,以及不同髒話的殺傷力隨著時代演進其勢力也隨之消長。

我覺得只要心胸開闊、多點幽默感,禁忌的重視度與髒話的殺傷力就會大幅減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