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日 星期六

鴿子之死與警衛之死paranoid park

我有時候會想:未來的人類會如何看待21世紀的青少年?

我猜迷幻公園paranoid park的導演Gus Van Sant可能想過這個問題。

我很愛Gus Van Sant之前的大象Elephant超脫末日Last Days。不管是外洩的暴力或內壓的抑鬱,他都用殘酷至極的冷漠態度處理,反而給人一種異常浪漫的真實感。

今次的迷幻公園找來之前合作過的攝影大師杜可風,讓本片時而帶點驚魂記Psycho的偏執瘋狂、時而英雄的豔麗飽滿、時而三條人Away with Words的粗粒子夢幻,創造出無拘無束的滑板影像風格。

今天又在三民國中附近發現死屍,是躺在人行道上的一隻鴿子,沒有流血,沒有明顯的傷口、輾碎或斷裂,如果不仔細看,會以為牠躺在人行道上睡著了。

不久,牠的身軀就會腐爛、生蛆,然後消逝在天地之間…

我想21世紀的青少年會像迷幻公園的青少年一樣用無所謂又虛無來定義世界與生活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