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5日 星期六

茉莉人生Persepolis與在下的少年時代(有雷)


茉莉人生是根據導演瑪嘉莎塔碧的自傳圖像小說我在伊朗長大改編,畫面以簡單的2D手繪線條構成,帶出具有深度的視覺與想像空間,更證明了無論是否擁有如皮克斯的高科技3D動畫,最重要的還是故事是否感人與產生共鳴。

在看這部電影時,有好幾次差點要感動落淚,例如:小小瑪琪去監獄見有著革命熱血的叔叔最後一面時、去奧地利求學因為失戀差點喪命的小瑪琪、返回伊朗因故得憂鬱症失去生存意義的瑪琪

瑪琪在祖國伊朗遭遇到的各式各樣不自由一再讓在下聯想起戒嚴時期的台灣。

求學時期的瑪琪因不同國家產生的文化衝擊而面對的格格不入感實則讓在下回憶起自身的學生時代;雖然在下的格格不入感不是因為不同國家的文化衝擊,而是單純的青少年叛逆期。

而她因為得憂鬱症失去生存意義的場景更讓在下完全分心到自己過去那段想死的歲月;我發現直到現在我還在努力唱著eye of tiger

瑪琪的祖母是在下所羨慕而沒有的祖母,她給予瑪琪全部的愛與包容,對於處世的原則:擁有自尊誠實廉正的堅持,時時提醒著瑪琪,讓瑪琪在不自由的國度擁有最自由的靈魂。


以下摘錄導演瑪嘉莎塔碧給全世界觀眾的一段話:

第一次在巴黎香榭大道的戲院放映的時候,我哭了,所有觀眾也一樣。伊朗現在仍常出現在世界新聞的頭條。即使我希望傳達超越國界的觀點,仍然無法避免觀眾用特別的眼光去看它。茉莉人生並無批判意味,電影中並沒有說這是對的,那是錯的,我只是想說出事情的不同層面,並將我的愛獻給我的家人。然而要是觀眾看完電影後,可以將伊朗人視為人,而不只是恐怖份子,我就會覺得我做出了一些貢獻。



伊朗是我的家鄉,而且永遠都是。我無法忘記那些時光,當我清晨醒來,看到覆蓋著藹藹白雪,環抱著德黑蘭以及我的生命的一萬八千七百英尺的高山…。很難想像我再也無法看到這個景象了。我很想念它。我會永遠想念。

---------------分隔線是也---------------

前面提到在看這部電影時,有好幾次差點要感動落淚,為何是差點呢?因為茉莉人生除了細膩動人的感性,還夾雜獨特奇趣的幽默感,讓人淚中有笑、笑中帶淚,絕讚推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